頂點小說 > 大唐之大帝橫行 > 兩百零三章:勢不可擋(二)

兩百零三章:勢不可擋(二)


        就在陳南張著嘴巴叭叭不停的就昨日為何于帳內擺下美酒一事做了近十分鐘左右的解釋后,終于,拋棄了陳南話中的無聊廢話后,魏征終于明白了陳南話中的意思。.

        意思就一個,那就是,就陳南所說,昨天陳南為什么要把自己的徒弟聚在一起,而且還飲酒數壇。這些種種,都不是在為了享受,不是在違反軍中禁令,而是,陳南在為自己的那些個徒弟擺餞行酒!

        沒錯,為了徹底的把魏征那顆還沒冷卻下來想要去跟李老大告狀的心給冷卻下來,陳南很無恥的把自己的徒弟們給出賣了。

        “綜上所述,我想魏大人應該也能理解我了吧?就我這些個徒弟的勇氣而言,我這個做師傅的還能有什么不滿足?難道說,他們幾個打算單槍匹馬的跑去攻打高麗,我要阻止不成?難道說,我連給他們擺下壯行酒也不行?”

        說的嘴巴都快干掉了,等到說完后,陳南這才轉過了身,用著一雙很無辜,很委屈的眼神向已經徹底傻眼的魏征看去。

        南,你說的都是真的?真的是在給處默他們擺餞行酒?”

        沒有理會陳南那雙無辜委屈的眼神,魏征心里一個勁的直冒冷氣。就程處默那些人,這真要是跑去攻打高麗國的城池,那還不是純粹的找死?這陳南是瘋了不成?不就是犯了軍規么,挨頓板子就結了,犯得著為了逃避軍罰而讓程處默這些人去送死?這些人哪一個是簡單的身份?家里面不是有國公就是有侯爺給撐著場子,這要是隨便掛了一兩個,哪怕你真的把高麗國給滅了,等回到長安后,你還想有好日子過?那些個國公侯爺什么的,哪個是好相與的?準能操刀跟你拼命不可!

        將那只還能活動的手伸出被子,指著陳南,魏征就滿懷希望的緊盯著陳南的眼睛,他真的很希望能聽到陳南說剛才的話只是開玩笑而已。最多自己不去跟李老大打報告了,難道這還不行嗎?

        可陳南卻讓他失望了。一聽魏征的問話,陳南還以為魏征是在懷疑自己在欺騙他以逃避犯了軍令這事呢。盡管這是事實。

        為了打消魏征那雙老眼里的懷疑,陳南忽然就是一個瀟灑的轉身,大踏步的朝著帳外走去,臨走之時,陳南還大聲的朝處默和孫思邈招呼道:“處默,小孫,你們兩個還楞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去把你的那些師弟給召集起來?沒看到我們的軍法官還等著你們做出實際的行動來表明我剛才所說的真實性?趕緊的,快把那些家伙都叫到我的帳內,等會你們就去實現你昨天跟我說的那些毫言壯舉吧!”

        “師傅,我昨天什么都沒說......”

        望著陳南就要消失的背影,帳內聽了陳南前面那些謊言而徹底呆傻的程處默兩人這才回過神來,張嘴就想解釋,哪知道,一轉眼,陳南就已經出了大帳了。

        “師兄,咋辦?”

        攤上這么一個師傅,程處默算是徹底沒折了,回頭向孫思邈投去一個詢問的眼神。

        一直以來,孫思邈就不怎么受陳南的待見,光是頂著一個大師兄的頭銜,要不是自己入門早一點,年紀大一點,還指不準陳南會把自己這大師兄的位置給擼掉呢。這時,一看到程處默那雙詢問的眼神,孫思邈就不自住的皺起了眉頭,不得不承認,孫思邈的確是不爽了。誰讓陳南一直以來就對程處默大開綠燈呢?不爽的撇撇嘴,孫思邈張嘴就哼道:“咋辦?當然是照辦了!還不快去把其他的師弟都叫起來?”

        說完,孫思邈就走出了大帳。

        “啊?難道真的要單槍匹馬的跑去跟高麗pk?”

        見到孫思邈也離開了大帳,程處默嘀咕著也踏出大帳,然后朝著離這最近的師弟的營帳走去....

        “你們...你們快回來啊....哎喲,我的手啊....”

        一見陳南這師徒幾個都離開自己的營帳,魏征心下就是一驚,他現在已經不計較陳南犯了軍令這一事了,他現在只想把陳南給叫回來,別讓程處默他們去送死。匆忙的掀開被子,魏征冷不妨就忘記了自己還是重傷號這一回事。雙手撐在床塌邊上,結果,受傷的手承受不住這份壓力,直接就反抗起來,包好的傷口,一個勁的往外狂冒鮮血,轉瞬間便將包扎的繃帶布條給染成了紅色,直疼得魏征老臉扭成了一團.....

        ...................

        就在魏征扭著一張老臉躺在塌上哀號著疏散著自身的痛苦時,程處默就已經將自己的那些個師弟們都叫到了陳南的營帳內。

        在經過陳南的簡單解說之后,程處默幾人帶著陳南的鼓勵和犀利無比的裝備跨上戰馬,打馬便離開了軍營重地,往著離這最近的高麗國城池而去。

        盡管他們打心里不愿意去。就憑自己這些個人就想去攻城?這完全是去送人頭啊!

        當然,他們自己也沒有想到會是這么一個結果。他們沒有想到,自己幾人這一去,會在高麗國闖下赫赫威名!一種魔鬼形象的威名!

        在崎嶇而雪亮的道路中艱難的行走著,望著跨下戰馬艱難的從老厚的積雪中將腿拔起,坐在馬背上的牛建虎心里就是一陣怵,在這么厚實的雪路上行走,這馬該不會給跑廢了吧?擔心過后,他又開始后悔起來,早知道陳南這人如此瘋狂的話,自己就不該拜他為師啊!現在可好,學費教了一大把,就只學會了一種叫太極的拳法而已,此時更是在陳南威脅的拳頭下跑去跟高麗棒子單挑,這不是在找死嗎?自己這些個師兄弟們才多少人?就跑去跟人家一城守軍單挑,牛建虎腦袋就算再怎么不靈光,也能知道這完全是送人頭的行為啊!

        越想越氣,牛建虎就忍不住往罪魁禍看去,同時埋汰個不停,他可是記的很清楚的,要不是程處默教唆自己,他牛建虎哪會知道有陳南這么一個人的存在?就更不要說拜入陳南的門下了。

        “處默!你這下可把哥哥我給害苦了啊!我牛家一脈單傳至今,我更是沒有給我老牛家留下一點香火,這次要是掛在這高麗,我還有什么顏面去見我老牛家的各位列祖列宗啊....”

        “這次師傅給了我們人手一挺火箭彈,而且彈藥也足足給了好幾十,想來對付一個小小的縣城應該不會有什么難度,只是,師傅他老人家怎么就對黃白之物如此迷戀呢?這臨走之前還不忘叮囑我等破城之后把城里的財富給藏起來?這大軍戰勝繳獲所得財物,他可是有不少的份額啊!”

        悠閑的騎在馬背上,程處默還在琢磨著臨走前陳南對他的淳樸叮囑,心中對陳南叮囑的話語產生著一絲絲的迷惑。猛然之間,熟悉的聲音便傳入耳中,從語氣上可以聽出,說話的這人很沒好氣。當下他就把心里的迷惑給放到了一邊,抬起頭就向對自己說話的人看了過去,這才現,原來是牛進達家的小崽子在跟自己牢騷。

        ps:駕駛考試科目二終于過了,不枉費我多日來的努力訓練啊!哈哈.....(未完待續。)


  http://www.tgpjnt.live/books/4/4076/90425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tgpjnt.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pc蛋蛋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