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大唐之大帝橫行 > 第一百四十五章:勢不可擋

第一百四十五章:勢不可擋


        時光如白駒過隙,轉眼間,距離高句麗被唐軍征服意見大半個月過去了。按理說,以陳南的深厚內力,在這些時間里也應該早就休息好了。再不濟,以孫思邈那出神入化的醫術,他陳南也不至于修養了大半個月竟然還一副隨時會死的模樣躺再炕上一個勁的痛呼‘哎呦...哎呦..’

        很奇怪嘛?不奇怪,在陳南得知整個高句麗有頭有臉的人都往平壤來向唐軍表忠心的時候,陳南眼睛就是一亮。你說你來表忠心,要是聽到人家的主將竟然傷到只能躺在床上,你能不去看望一下人家?這去看望人家,總不能兩手空空的去吧?

        于是呼,在陳南醒過來的第二天起,所有來向大唐軍隊表忠心的人都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現在掌控著他們生死的唐軍主將已經醒了,只不過是情況不怎么好,好象隨時要死一樣。

        得知這樣的一個消息,當下那些高麗人就心思活躍了起來。所有的人都在心里誠懇的企求著上天把這叫陳南的唐人給收了,別再讓他活著禍害我們高麗。詛咒歸詛咒,該做的,必須做的還是要去做。

        于是,詛咒過后,那些前來投降的高麗人便帶著厚重的禮物來到了他們的投降領袖淵蓋蘇文的府邸,把那些禮物交給唐軍后,他們終于見到了城里瘋傳著的唐軍主將。

        蒼白的面孔,竟然一絲血色都看不到!微弱的呼吸聲卻又顯得是那么的沉重困難,就好象是每一次呼吸都要耗費很大的力氣一樣。當時,他們見到的便是這樣的一個躺在床上的陳南。

        虛偽的離的老遠的朝躺在榻上好遠的陳南安慰幾句后,比如‘將軍,你可是大唐的棟梁之才啊,你可千萬要早點好起來。’之類話后。那些人便以一張悲痛的表情離開了。

        踏出淵蓋蘇文的府邸大門后,這些人的那副仿佛死了爹媽的悲痛表情便消失了,取代的則是一輪彎弧勾勒在他們的嘴角.............

        ................................................................

        “不錯,處默啊,最近你的手藝倒是越來越來越好了啊。”

        陳南的病房內,陳南張開血盆大口就狠狠的一口咬在程處默為他頓的老母雞身上,牙口那叫一個好字。絲毫沒有一絲外界瘋傳的隨時要掛的模樣。大口剁頤的同時還不忘夸贊旁邊的處默一兩句。

        “嘿嘿...”

        被陳南這一夸,程處默倒是不知道該說啥,只好嘿嘿的傻笑兩句。

        有句俗話叫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剛剛夸贊了程處默一句的陳南,吃著吃著就忽然想到了錢的事情。

        “處默啊,這些天我裝病,有多少人來看我?那些人又帶了多少禮物來看我?”

        還沉侵在被陳南夸贊的小激動呢,忽然就聽到自己師傅這樣的問話。程處默頓時就激動不起來了。他是真的不明白,自己這位神仙一般存在的師傅怎么就掉錢眼里去了?一天不談錢的事情就好象渾身難受一樣。

        不過,雖然心里很想問問陳南,但是程處默最種還是沒有開口問這樣的一個找抽的問題。而是仔細的想了想,然后才對陳南說得:“師傅,這些日子以來,除了那些來的早的高麗人外,后面來的那些高麗人都來過了。現在,他們送的禮物已經堆滿了好幾個房間,光是高麗參就堆滿了一個房間。還有,他們所送來的金銀玉器也是有近百萬的價值。”

        盡管陳南在最開始想到這樣的斂財手段時,就已經預料到自己會收到很多高麗人友好的禮物了。但是,陳南他真的想不到這些高麗人送來的友好禮物會那么的重,近百萬的金銀玉器,再算上那一房間的高麗人參,少說也個幾十萬吧?

        所以,在聽到程處默的匯報后,陳南嘴巴張著老大,放在嘴邊的老母雞都忘記了。良久,陳南才不確定的向程處默問道:“處默,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

        “回師傅,我剛才說的都是真的,絕對沒有騙你。”程處默很老實的回答,也不敢不老實。他可是很了解自己的這位師傅的。自己要是敢多報的話,沒得商量,你多報了多少,你就自己拿多少出來把多報的數量給補完。至于截留陳南的錢,程處默是想也不敢想,光是想想以前自己師傅老是催促著大師兄把醫藥費給漲價的事情,心里就是一陣毛。這要是尼敢截留他老人家的錢,他老人家鐵定會拿吧刀砍你三條朱雀大街。

        聽到程處默確定的回答,陳南也是醉了。內心洋溢著一陣陣強烈的幸福感。

        娘的,自己這幾天裝病總算是沒有白費啊,這不,又是幾百萬的錢財進帳,看來這種事情以后得長做才是啊。等回長安時,要是再裝一次,估計那些朝堂上的官員們也不會不來看望我吧?好歹我也是替大唐立了國威不是?全朝堂幾百上千的官員,一人給我幾百貫的錢,那也是幾萬上十萬啊。

        眼睛納木的保持著程處默的視線,陳南的思緒卻是飄向了遠在千里之外的長安城的那些官員們了,就連嘴角流出了口水也沒有注意到。、

        一見陳南那副明顯yy中的狀態,程處默就知道自己的師傅肯定又是在醞釀著什么歪主意了。

        “師傅,師傅..”

        沒反應?

        叫了幾聲,陳南還是沉醉自己美好的構思中,對于程處默的呼喊,那是一點也沒有聽到的意思,依舊是口水順著嘴角嘩嘩的流下...

        噔噔噔...

        “恩?有人來了,處默,趕緊準備!別讓人看看出我是裝病。”

        要不怎么說陳南的身體上被刻上了‘貪錢’這個屬性呢?

        對于人家出處默的叫喊聲,他是怎么也聽不進去。但是,當自己的房間外傳來走路聲時,他卻馬上就從yy狀態中恢復了過來。還不忘記叮囑人家處默配合自己。

        話一說完,陳南就飛快的把手里的雞腿和旁邊的盤子給一股腦扔進了床榻底下,然后熟練的從枕頭邊拿起一個小盒子,然后伸手往盒子里一搗鼓,最后狠狠的在自己臉上又是擦又是抹。短短幾個呼吸間,剛剛還吃的紅光滿面的陳南就又成了一副隨時要掛的模樣。

        自己給自己蓋好被子,陳南張嘴便有氣無力的呻吟起來。

        “哎喲...哎喲...”

        天大地大,師傅的命令最大。

        見自己的師傅馬上打掃完剛才的背景布置,程處默也是毫不示弱。大手往懷里一摸,拿出一快生姜就往自己的眼角處摸,轉眼間,房間里就是這樣一副畫面。

        空大的房間里,一個隨時快要死的人躺在床榻上斷續的無力呻吟個不停,呻吟聲中滿是對生命的渴望和對死亡的恐懼。而在這個人的床榻前還有一個眼睛紅紅的臉上張滿落腮胡子的大漢,從那大漢眼角處的淚痕來看,很顯然,這大漢很是傷心......

        腳步聲越來越近,沒多久就來到了房門前。

        聽著腳步聲已經來到了自己的房間門口,躺在插榻上的陳南呻吟的更加歡實了。要知道,就是這樣的一副狀態,那些來看望自己的高麗人可是從不含糊,紛紛留下一大堆祝福的話語和一箱箱禮物呢。

        吱呀

        門被打開了,躺在床榻上的陳南忽然就一把掀開了被子,然后擺出一副幽怨的表情向來人看了過去。

        “我說魏大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現在很忙,你就不能先打個招呼么?害的我還以為又有哪個高麗人來看望我呢。”

        原來,就在房門被打開的時候,躺在床上的陳南就微張著眼睛,用眼角向房門的方向瞟了一眼,他的本意是想看看來人帶了多少禮物來看他。哪想到看到的卻是魏征這個討人厭的老家伙。

        “可惡!沒想到挨了我一記重拳,竟然還能躲過去!”

        就在那團紫色光團即將要撞在高正平的身體上時,陳南分明看到已經連站立都顯的艱難的高正平動了。雖然緊接著自己的攻擊的確是打中了高正平的身上,但是陳南卻沒來由的一個直覺。直覺告訴他,他并沒有打中敵人,打中的只是敵人的殘影!

        因此,這才是陳南皺著眉頭的原因。對于一個能硬挨自己一記重拳還能再次躲過自己最強一招的敵人,陳南不得不認真戒備。太恐怖了,這樣的敵人。

        “我高正平自幼便癡于武道,二十歲時便突破了大成境界成為了高麗國最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化境高手。為了能突破武道,我不惜放棄了人世間的權利,在我三十歲那年,我毅然放棄了唾手可得的王位,踏上了突破武道的旅程。四十年了!在這四十年里,我走遍了整個天下,交過手的化境高手不下十位。可惜的是,就算四十年過去了,我還是無法突破化境。原本以為我這一輩子都不能踏入虛空境,沒想到卻在我出生的地方找到了突破的契機。為了報道你助我突破進入虛空境的恩情,我決定,用我最得意的招式殺死你!”

        蒼老而沉穩的聲音忽然從身后響起,陳南嚇的立馬一個轉身,沒想到高正平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時候已經來到了自己的身后七丈外。如果剛才高正平打算干掉自己的話,自己剛才肯定躲不過去!一想到這,陳南的額頭就忍不住斗大的冷汗滲出額頭。

        再次打量高正平,陳南的心就是一沉。盡管此時的高正平左臉上有一條紅紅的傷痕,盡管高正平此時是一身的破衣爛褲,盡管高正平此時給陳南的感覺就好象是一個普通的老者站在面前一樣。但是,陳南卻是怎么也不會相信,眼前的這個老人真的會是感覺上那樣的無害!

        “咚!”

        就見高正平慢慢的將右手緊握著舉起,當舉到肩膀高的時候,高正平的右手手掌突然就是一松。接著陳南就聽到這樣的一道聲響。

        那是彈頭!是子彈的彈頭!

        不得不承認,陳南在看到從高正平手里掉在地上的東西竟然是子彈的彈頭后,在那一瞬間,陳南的心里的確起了害怕的念頭。很自然,這種害怕的念頭很自然的浮現在腦海中。自己知道自己的事,自己能躲開子彈的射擊,但是卻無法象高正平一樣輕松的抓住已經從槍膛里射出的子彈。如果高正平當時不是在跟自己戰斗的話,陳南相信高正平肯定能毫無傷的抓住那枚彈頭,而不是會被子彈在臉上留下一道傷痕。

        高正平動了,就見高正平的老臉忽然露出一個笑容來。接著就見他將自己的右手伸到了自己的腰間,隔著不遠,陳南清楚的看到高正平的右手好象抓到了某種堅硬物體。

        “老伙計,自我被人尊為劍圣以來,便沒有再拔過一次劍。本來還以為這一輩子再也不會有機會再和你并肩作戰了,沒想到竟然還有這么一天的到來,呵呵...呵呵.....”

        看清楚了,不只陳南一個人看清楚了,就連一里地遠的唐軍也看清楚了。沒想到高正平竟然將自己的兵器纏在腰間。

        那是一把軟劍,紅的黑的軟劍,也不知道那把劍飽飲過多少人的鮮血。總之,在高正平將那把軟劍完全從腰間拔出來后,高正平給陳南的感覺就更危險了。

        “媽的,怎么辦?這下踢到鐵板了,早知道的話,當時我就直接一打手雷干掉他就好了。”

        感受著高正平身上散出來的極度危險氣息,陳南悔的腸子都要青了。別說現在用手雷還能干掉高正平,陳南有種直覺,手雷手槍或許已經對高正平形不成威脅了。

        “準備好了嗎?這是我自創的凌天劍法,意為凌駕于蒼天的意思。請指教!”

        高正平很冷靜,并沒有因為前面被其他人暗算而將怨氣泄在陳南的身上。他已經決定了,假如陳南真的能在自己的成名劍法之下活下來,他不介意放過陳南一條性命。當然,要是陳南承受不住的話,那就不好意思了。

        聽到高正平的話,陳南就知道戰斗又要開始了,而且是一場很危險的戰斗。

        “王叔加油!殺了那個唐人!殺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高建武竟然又爬上其他還有倒塌的城墻上,正揮舞著拳頭大聲叫囂著,結果,囂張的吼聲直接把唐軍得罪的不能再得罪。

        媽的,竟然在我們面前揚言要殺了我們的將軍?太不把我們當回事了吧?

        一時間,將炮口對著交戰方向的火箭炮最少有一小半對準了高建武所在的方向。正興奮的狂吼著呢,冷不防高建武就打了一個寒顫,好象會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生。朝四周看了看,當他看到有近萬多的唐軍正用著暴怒的眼神盯著自己時,高建武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再刺激到那些如情公牛模樣的唐軍。暴怒的眼神不可怕,可怕的是那數不過來的空洞對著自己啊,高建武可是早就知道了那些飛在空拖著長長火紅尾巴的鬼神武器就是從那些空洞的破管出來的。

        高建武是一個聰明人,是一個惜命的人,所以,在接觸到唐軍士卒們暴怒的眼神后,他馬上就閉上了嘴巴。直到唐軍重新改變了視線后,高建武才松了一口氣。

        “王叔加油啊,給我殺了那個唐人小子..”

        高建武又開始給自己的王叔打氣加油了,只不過聲音相對剛才來說要小的多而已。

        “喝!”

        感覺到高正平動了,陳南急忙一掌朝自己的左前方拍了過去。按照他的預料,高正平應該是從自己的左前方攻過來的,所以陳南才想也不想的就朝自己的左前方拍了過去。一道由內力形成的紫光瞬間就穿過陳南的左前方,直接在二十丈外的大地上炸出了一個深坑來。

        想象中擊中高正平的事情沒有生,陳南心下就暗道一聲不妙。才在心里起了要離開站立的地方的想法,忽然自己的肩膀就傳來一陣巨痛。還是晚了,自從知道沒有擊中高正平后,陳南就知道自己處于很危險的處境。只不過,最后還是晚了一點....

        “你太慢了.....,虛空境的度,你是永遠也無法想象的。”

        還沒有看清楚自己肩膀的傷勢如何,高正平的聲音就傳進了自己的耳朵里。尋著聲音轉身看去,陳南就看到高正平正站在自己身后三米外,一臉惋惜的模樣,手中的軟劍更是滴答滴答的將血滴答在大地之上。

        “可惡!“

        自從來到大唐后,陳南何曾吃過這樣的虧?連對手都沒碰到就被人家給放血了,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俗話說的好啊,沖動就是魔鬼。這話一點也沒錯!看看陳南沖動的后果,大家就知道了。

        做為穿越一族,陳南無疑是有著極其強大的自尊心,他也有理由藐視在這個時代的任何一個人!有逆天的兌換系統在手,陳南真心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會有遭受如此奇恥大辱的一天。就算是想象中李老大要跟自己翻臉,陳南都會以強勢態度面對,最多就是只能做一個四十多歲的短命鬼而已。

        但是,就在剛才,自己竟然被一個古人給自己連反應都沒時間的情況下給放血了。那一瞬間,陳南心里就冒出了一股無名火,燒的老高。再看到高正平那一副惋惜的表情后,無名之火騰的一下就直接燒到了陳南的大腦里面,腦海中的理智瞬間就被燒成了渣,留下的只有無盡的沖動,一種要跟高正平拼命的沖動!

        呼...

        這一沖動之下,陳南想也不想的就提起內力朝不遠處的高正遠沖了過去,身上的狂暴氣勢直接在自己的周圍刮起了一股颶風。

        “太慢了,你的度太慢了...”

        很奇怪,面對如此狂暴的陳南,高正平竟然不慌不忙的只是將手里的軟劍或往前方輕飄飄的刺一下,又或者往自己的左右方向橫掃一下,一臉淡定遺憾的表情無不在跟他的形象做出了強烈的反差。沒辦法,實在是太平淡,太慢了,就連城墻上的高建武看到后都忍不住單手捂在自己的額頭上:“王叔啊,你認真點行不?快用出你的絕招啊,那些絢麗駭人的絕招啊!如此連我這個普通人都能應付的招式,難道你就不擔心么?”

        在外行人或功力不夠的人眼中,高正平的招式或許很平常,平常到他們自己有一種錯覺,仿佛自己隨手間就能破開高正平的這幾下劍招。只有身臨其境的陳南才知道高正平的這些劍招有多么的恐怖!陳南已經盡了全力了,每一次出招都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向高正平攻擊過去,只不過,讓陳南想不到的是,每一次自己的拳頭離高正平只有那么半米左右的時候,那把軟劍的劍鋒竟然鬼使神差的出現在自己的攻擊路線上。為了自己不成為一個殘疾人,陳南不得不撤去內力,停下了攻擊,好幾次都被自己的內力給震的胸口一陣騰疼,更可惡的是,明明自己都已經停下了攻擊了,那把離自己還有二十多公分的軟劍總能準確的在自己的手上,或腰間,或大腿上留下一條血痕。

        當全身傳來一陣火辣辣的巨疼時,腦子里只有沖動情緒的陳南終于恢復了一絲理智。

        “媽的,不行啊,這樣下去,自己遲早會死的。”

        一念到此,陳南急忙一瞪,身體飛快的朝后飄去,一直到離高建平有五十丈距離后,陳南才停了下來。

        停下來后,陳南就一個感覺:疼!

        “師傅!”

        陳南的那些徒弟不淡定了,當他們看到那個滿身紅色血跡的身影后,他們忍不住就高聲尖叫了起來。這還是我們那個無敵的師傅嗎?師傅不是神仙嗎?怎么還會變成如此模樣?

        “干的好!王叔你果然是我們高家的棟梁之才啊,等這次危機過去,我一定會在宗廟里給你立一座金象,以紀念你對我們高家的貢獻的。”

        和程處默不同,當高建武看到陳南在高正平那些平凡的劍招之下吃了無數苦頭后,高建武頓時就激動的老臉通紅,如果不是怕招來唐軍的炮口對待,說不得高建武就要大笑三百個回合了。

        沖動過后便是冷靜,知道以自己現在的功力壓根就不是高正平的對手。如果想要打贏高正平,那就必須使自己變的更強!能讓自己短時間變強的途徑只有一個,那就是系統!磕丹藥是不指望了,自己早就在把丹藥當零食吃的情況下將自己所學的武功都練到了最高境界了。既然這條路走不通,那么就只剩下另一條路了,那就是學會更高級的武功。

        “拼了!”

        打定了心思,陳南咬咬牙便做出了決定。就見陳南先是閉上了眼睛,然后雙手由下往上以掌的形式往上托,化境高手獨有的內力化為兩團紫色光球漂浮在他的雙手,一副正在施展終極大招的氣勢。實際上,陳南早點開了兌換系統了。至于為什么還要擺出一副如此唬人的架勢,這不是為了拖時間嗎?高正平可還拿著劍準備要陳南的命呢。

        世上就有那么奇怪的事情,一看到陳南這副欲要施展不知名的終極大招后。高正平果然眉頭皺了起來,畢竟一個化境高手的博命可不能小視。當然,高正平沒有馬上攻擊的原因更多的是自信!他完全有信心擋下陳南的這個招式,也想看看陳南的這個絕招能給已經踏進虛空境界的他遭成多少傷害?

        他又哪里知道,陳南在那唬人的氣勢下早就扎進了兌換系統里面去了。

        “sss!sss!哦,看到了,《化神訣》:sss級,兌換價格1oooooooJ。《化魔訣》sss級,兌換價格1oooooooJ。《中華傲訣》sss級,兌換價格1ooooooo。”

        看著系統里那三部sss級武功秘籍的兌換價格依舊還是以前的一千萬系統金幣后,陳南馬上就松了一口氣,他就怕這系統見自己富裕了來個坐地漲價啊。

        經過在高麗搜刮的這一個月,陳南早就已經富的流油了。我看看啊,這貨的游戲幣竟然有,額...好象是6oo2ooooooooJ。

        天啊!竟然是6ooo多億啊!可想而知,這一個月來,陳南的搜刮到底有多雁過拔毛了。三萬斤金也才1ooo億系統金幣而已,這6ooo多億的金幣都已經快完成陳南那賺錢任務的最后那個階段了。

        “《中華傲訣》,兌換!”

        手里有錢就是不一樣,直接把前面兩本sss級的武功給過濾掉,陳南直接盯著《中華傲訣》這本秘籍對系統大吼起來。至于為什么陳南會選這一本秘籍,那純粹是陳南的小思想在作怪。沒穿越之前的他,看過的中華英雄不下五十個版本,每一版本里面,《中華傲訣》這一強悍武功秘籍都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陳南這才毫不猶豫的選擇《中華傲訣》。

        只不過...

        “對不起,兌換物品無法兌換。”

        “啥?”

        陳南傻眼了,怎么就無法兌換了?其他的武功不是只要有錢就能兌換嗎?

        “《化神訣》,兌換!”

        或許是這《中華傲訣》比較牛B,所以系統才給出了限制,不給換吧。如此想著,陳南又試著兌換另外一本。

        結果..

        “對不起,兌換物品無法兌換。”

        “靠!”

        連續兩次的失敗,已經讓陳南聞到了不妙的氣息。不信邪的將目光轉到最后一本sss級別的武功秘籍上。

        “《化魔訣》,兌換!”

        不出意外

        “對不起,兌換物品無法兌換。”

        陳南都要瘋了,自己現在可是正處于生死兩難之際啊,怎么關鍵時候系統竟然放自己飛機呢?這不是把自己往死里逼嗎?

        瘋狂的再次嘗試了不知道多少次,結果依然還是那么的讓人蛋碎。

        “對不起,兌換物品無法兌換。”

        .............

        絕望了,陳南算是絕望了。兩眼無神的望著那無法兌換的三本秘籍,眼睛一點焦距也沒有。

        “完了,這下死定了....”

        呆在系統里,陳南臉上滿是苦笑,原本還以為自己就是那傳說中的主角呢,實際上卻是成為別人的踏腳石而已。

        絕望中,陳南不禁在系統里狂罵起來

        “我圈圈你個叉叉!老天爺!你看看你這是什么破系統!想換的換不了,不想換的卻是一大堆品種,你是想玩死我嗎?”

        一邊朝天大罵,一邊不停的眼睛掃射著系統那些對自己此時救命毫無用處的東西,眼中滿是瘋狂的紅色!

        ..............

        系統里時間過了那么多,現實中的時間卻沒有過多久。

        不過,高手過招講究的就是分秒必爭。就算時間過的再慢,高正平也已經等的不耐煩了。對于陳南的這個可能是威力驚人的大招,高正平從一開始的警惕到現在變成鄙視了。這么久還沒將大招施展出來,還傻站在那里,這不是找死嗎?

        所以,高正平自以為猜到了陳南的意圖,提起刀就朝陳南走了過去,打算了解陳南的這個心愿....

        程家跟牛家,可是從亂世中就已經生死交好的兩家子了。自己帶牛建虎去拜入陳南的門下還是被他老爹給吩咐下來的,用程咬金的話的來說,我們程家跟牛家是生死之交的兩家子人,你牛叔叔就建虎一個孩子,既然你師傅陳南是一個有著通天之能的高人,那你還不把你建虎哥哥也弄到你師傅的門下?難道還等著你牛叔叔拿著大刀來家里鬧騰才知道嗎?

        想著從長安出時牛進達讓自己務必好好照顧牛建虎的交代,程處默覺得有必要給牛建虎做一下思想工作,要不然,就牛建虎現在這狀態,就算他手里拿著神器,也是去給人家高麗人送人頭而已。

        想到這,程處默便急忙對牛建虎安慰道:“我的建虎哥哥啊,現在這潑天的頭功就要被我們給拿下了,你怎么還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啊?”

        “頭功?此話怎講?不是去送死么?”

        牛建虎傻了,他是除了孫思邈以外,唯一的一個不知道陳南給他們的火箭彈是怎么一個滅絕人性的武器!一彈之下,定是鬼哭神嚎,尸橫遍野.....

        侯定遠看不下去了,自從接過陳南送上的火箭彈后,侯定遠的心便從來沒有平靜下來過。自那一刻起,侯定遠就仿佛看到了自己此戰過后回到長安被李老大大叫賞賜的場景,一路上意y個不停,連嘴角流下道道晶瑩也絲毫不知。這時聽到牛建這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話后,侯定遠心里就老大不高興了。什么叫做去送死?有師傅給的這種神器在手,就算讓我一個人去攻城,那也是在所不辭啊!不爽的撇撇嘴,侯定遠向牛建虎投去了一個很明顯的鄙視的眼神:“土包子!你知道師傅給我們的這火箭彈是什么嗎?這可是神器啊!可不是前段時間在長安訓練時給的那些機關槍之內的可以比擬的,這一彈下去,少說能摧毀一座小縣城的城墻呢。現在,我們師兄弟幾人人手一把火箭彈,就算是現在去攻打高麗的都城,我也相信此戰定能毫不費力的取而勝之!”

        “處默,定遠此話當真?師傅他給我們的這什么火箭彈當真有如此威力?”

        看的出來,比起侯定遠,牛建虎更愿意相信程處默這個小兄弟。一聽侯定遠把話說完,他就急忙轉頭向程處默送去一個詢問的眼神。

        在得到程處默確定的點頭后,牛建虎立刻猶如開了掛一樣,頹廢之色一掃而光。一鞭子抽在馬上,便仰天大呼一聲:“高麗的小崽子們,你家牛爺爺來了!哇哈哈.........”

        “媽的,什么人嘛,我還會騙你不成?竟然還跑去問人家處默。”

        見到牛建虎明顯不信任自己的跑去跟程處默求證,侯定遠不高興了,嘀咕的罵了一聲后,同樣一揚馬鞭,朝前狂奔而去,絲毫不體諒一下跨下的馬兒在這積雪老厚的山路上奔走會是多么的幸苦。

        有這兩人帶頭,剩下的人也忍不住了,都是軍方大將的子嗣,對于沙場上的這些個事,當然是向往不已。這一看牛建虎和侯定遠打馬奔走于前,哪個甘心被他兩給拉下?紛紛揮起馬鞭就朝兩人追了上去。只有兩人還在悠閑的隨著跨下的馬兒慢慢向前行走。

        “師兄,這天氣那里冷,你身子骨還受得了吧?”

        看了一眼孫思邈,程處默頭一次開始對自己的這個師兄關心起來,生怕這孫思邈會經受不住寒冷而倒下馬來。

        程處默這突然的關心倒是讓孫思邈納悶了,這處默平時老讓自己去給他頂杠,害得自己老是被師傅臭罵,啥時候會知道關心起自己來了?不過,人家孫思邈是一個厚實的人,一見程處默關心的表情,孫思邈急忙解釋道:“多勞師弟的關心了,我現在將體內的內力調集在全身,幾乎感受不到寒冷,所以,身子骨還好。”

        “哦?這樣啊,那師弟我就不陪著你了,你慢慢走,或許等師弟們攻下城池后,還能替師兄你準備好一碗熱氣騰騰的飯食等著你呢。駕!”

        一聽孫思邈的話,程處默就知道自己完全是白操心了。一揮馬鞭便往前狂奔而去,賤起一團團的雪花撒落在他的身后。程處默可是一個地道軍方世家,對于沙場征戰,他的熱情又怎會比牛建虎他們少呢?

        “你妹!”望著程處默的飛快消失的背影,孫思邈滿頭黑線,還以為這程處默是真關心自己呢,原來是怕自己拖累了他啊。隨即,孫思邈又回頭向來時的方向看了過去,張開嘴,用著低沉的聲音小聲嘀咕問道:“師傅,我就是一個醫生而已,你怎么也忍心把我給扔到戰場啊?我是學救人性命的,不是學殺人的啊?殺人,真心不是我的專業啊....”

        哀愁的回遙望來時的方向,孫思邈憋屈的聲音悠悠的回蕩在這片滿被大雪堆的老厚的山道中。

        感慨的泄完后,孫思邈這才打馬向著自己那些沒一點良心的師弟們追了過去。媽的,自己一大把年紀的人了,也不知道等等我,這兵慌馬亂的,要是自己一個倒霉遇到了高麗國派出的斥候,自己一個救死扶傷的醫者,還不睜著眼睛等死啊?

        ......

        “處默,你可得爭點氣啊!師傅這次帶兵出征可就是為了大戰爭財的,你可千萬要把財物給藏好了,要是被魏征給現的話,師傅可就徹底玩完了。”

        程處默等人都已經騎著馬離開陳南的目光距離已經好久了,可是在那軍營大門口處,陳南卻還是披著一件大棉襖靜靜的站在那里,目光深邃的望著通往高麗國的那條被大雪堆的老厚的山路。

        正在心里虔誠的祈禱著,陳南忽然就感覺到身后正有焦急的腳步聲正朝自己的這個方向急走而來。回頭一看,原來是魏征這老家伙。轉過身,陳南慢條斯理的朝魏征走去,一邊說:“不勞魏大人親自老送了,處默他們已經出了。魏大人有傷在身,還是早些回帳休養身體的好啊。你們這些人怎么都那么不識趣?沒看到魏大人左手都包成粽子似的模樣嗎?還不趕緊攙扶魏大人回帳休息?魏大人要是有個什么好歹,看我怎么收拾你們這些個混蛋!”

        “這...”

        魏征的那些親衛心中那個憋屈啊,自己這些人不是沒有阻攔過魏征,可誰讓人家官比自己大呢?俗話說,官大一級壓死人啊,還能怎么著?在魏征以自殘的威脅下,這些親衛們也只能妥協了。一路小心翼翼的跟隨著魏征終于來到了目的地,這還沒停下腳步呢,就招來了這三萬大軍的主將的責罵。

        心中泛起兩個念頭在左右掙扎著,這些親衛委實不知道到底該聽誰的了。聽陳南的吧,肯定會招惹到魏征的記恨,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過。這不聽陳南的吧,指不準現在就會招來陳南的一通責罰。

        一軍主將的命令都敢不遵,活膩味了不成?

        好在,沒等這些親衛做出痛苦的決定,魏征就幫他們解了圍。

        “你少沖我的這些親衛火,你快告訴我!處默他們人呢?”

        一見陳南朝自己的這些親衛難,魏征就不樂意了。這些親衛可是在隋末亂世的時候就已經保護自己了,這些年來,在戰陣上不知道救過自己多少次性命呢。一看自己那些親衛為難的臉色,魏征馬上就跳了出來,指著陳南就大聲質問程處默等人的去向。

        一見魏征跳出來給那些親衛解圍,陳南也不敢再計較其他的了,對于這個留下千古鐵膽的老家伙,陳南打心里的有一點害怕。連李老大本人當前,魏征這老家伙都敢張嘴就罵,陳南實在是不敢跟他玩硬的,除非他不想回到后世,除非他已經做好了只在這大唐逍遙二十個年頭,然后被系統無情的抹殺這一個打算!

        毫無疑問,陳南沒有選擇這個打算。一聽魏征的質問,陳南摸著鼻子弱弱的回道:“哦,你說處默他們啊?恩,他們已經出了,魏大人你就不要再擔心了,我敢保證,他們肯定會沒事的。”

        一聽陳南這話,魏征就只覺兩眼之前一片黑暗忽然就籠罩了下來,在那片黑暗之下,他仿佛看到程咬金挽著老粗的肌肉,拿著那把飲血無數的宣花大斧頭朝自己當頭劈下,他的身后還跟著暴怒的尉遲大老黑,還有瞪著滿眼怒火的侯君集,長孫無忌更是在瞇著那雙陰狠的三角眼,仿佛在琢磨著讓自己生死兩難的陰謀詭計......

        想到這,魏征只想朝天大喝一聲‘老天爺!你到底看我哪一點不爽了?怎么如此坑老子啊!’。隨即,魏征唰的一扭臉,面朝陳南看去,張嘴就是一聲驚駭的咆哮:“姓陳的!你最好祈禱在我沒有追上處默他們時,他們沒出什么意外,否則,老夫就是拼著一死也要啃下你身上的一快肉來!”

        眾所周知,這高麗國就坐落在中國后世地圖上那只大公雞的尾巴邊不遠處。所以啊,陳南告別前來送行的一干人等后,便帶著怒氣沖沖的三萬大唐男兒一路朝東北方向急趕而去。除了出不久后去了一趟原先的訓練營地外,其他的時間基本都在趕路。當然,必要的休息時間還是要有的。

        就這樣,陳南帶著大軍以每天八十里的行軍度,在第十二天后,他們終于來到了大唐與高麗的分界線點上。

        “處默。傳令下去,馬上休整,明日開始,正式動進攻!”

        抬頭看了看天色,這眼看天就要黑下來了,陳南不得不放棄了今天就要對高麗展開進攻的想法。招來身邊的程處默,交代了一句后,陳南就翻身下馬了,站在依然是雪白一片的大地上,陳南不禁嘀咕罵了起來:“媽的,早知道這里還是那么冷,我就遲點再來了。現在可好?雙手雙腳都已經長凍瘡了。”

        “將軍有令!全軍休整!”

        三萬人的隊伍雖說不小,但是也大不到哪去,程處默只不過是騎著馬策奔了幾分鐘而已,這全軍長長的隊伍就都收到了陳南的將令。頓時,這三萬個穿著老厚棉衣的大唐將士嘩的一聲四散開來,扎帳篷的扎帳篷,去弄飯菜的弄飯菜,該去前方警戒的也不用陳南派人去說,就有幾十騎自覺的越過隊伍的最前方,向著不遠的高麗靠了過去,防備著高麗人會探察到大軍的蹤跡。

        不多大會的工夫,一個簡易的營地便在這些士兵們的努力下生產出來了。

        這帳篷一扎好,陳南就呼的一聲竄進了最大的那個帳篷,一直跟在陳南身邊的程處默這些個徒弟們一見如此,當下也急忙跟在了陳南的后面。這外面實在是太冷了,陳南真心不想再呆在外面飽受寒風的吹打。一進帳篷,陳南便叫了幾個士兵趕緊給自己生了一堆火,圍著越燃越大的火堆烤了一會后,陳南這才覺的好受些。

        圍著火堆,陳南師徒幾人是好不愜意,全身說不出的舒暢。沒有過多久,大約也就是半個小時左右吧,幾個士兵拿著好些個飯食走了進來,原來,這軍中的伙夫已經把飯食給做出來了。

        飯食很豐富,有肉,有湯,還有難得看見的一些綠菜。要知道,就算陳南系統在手,卻怎么也找不到系統里有賣蔬菜的。

        “好吃!看來跟著陳神仙混,還真是不錯的選擇啊,以前行軍的時候哪有這么好的伙食?能給幾個夠你吃飽的饅頭就已經很不錯了,哪象現在,有菜有肉,更難得的是,飯管夠啊!只要你吃的下,那就不用擔心沒飯給你吃!”

        “這話我同意,想當年,我跟著陛下在晉陽起兵時被前朝官兵圍剿,那些時日里,可是好幾天都靠著喝水度日啊。哪象現在,恩?姓袁的,你媽的敢搶我的肉?不想混了是吧?趕緊把肉還我!”

        ................

        陳南幾人還沒開始吃呢,就一陣喧囂聲傳了進來。一聽外面的動靜,陳南的臉就黑了下來:媽的,你沒吃過肉還是咋滴?犯得著嗎?

        這樣的喧囂聲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自己把這三萬大軍召集起來訓練的第一天起,這樣的場景就生過。當時的情景,陳南到現在都還記的清清楚楚。記得那天這些八丘們結束了一個上午的訓練,來到訓練營地的飯堂時,當這些人見到自己的飯碗里竟然破天慌地有飯有肉更有一碗肉湯時,陳南清楚的看見這些人一拿到自己的飯食就護在胸前,吃一口飯就會朝四周警惕的看幾眼,見沒人在打自己的主意后才又吃一口飯,然后又抬頭繼續觀察。那副防賊的動作,生怕自己的飯食會被一些飯量大的家伙給搶走。

        當時陳南就被氣的不行,媽的,照你們這個度吃飯,等你們吃完,天都黑了,還訓練個屁啊!

        最后,陳南不得不現身給這些八丘們做思想工作,讓這些人趕緊吃飯,不要擔心會有人來搶你的飯食,更不要擔心會吃不飽,只要你能吃得下去,隨時都可以去加飯的,不過菜就不能加了。

        對于陳南的苦心勸解,這些八丘們都是半信半疑,直到真的有個飯量特別大的家伙真的加飯成功而沒有被伙夫大罵著拿著菜刀追出來后,這些八丘們才相信了陳南的話。

        這人啊,就是一個奇怪的動物,在沒有當上萬元戶的時候,日思夜想的就琢磨怎么賺到萬元戶的身份,可是當你真的成了萬元戶后,又成天想著成為百萬富翁......。大唐的這些八丘們也不例外,在從以前吃不飽飯的生活中習慣了每天吃飯吃的直打隔的生活后,這些家伙又惦記上另外一件事了。這光是加白飯也不是事啊,得加菜才行啊,不然,吃起來太沒味了!

        于是,又有人大著膽子要軍中的伙夫加菜,直接引得打菜的伙夫唰的一下就抄起兩把菜刀給追了出來,一邊追一邊大罵不已:“你們這些個混蛋!怎么那么不知足?以前連飯也吃不飽的時候,不見你們鬧騰,這會都能吃的直打隔了,卻還不知足?我告訴你們,陳將軍已經交代過了,這飯可以加,但是這菜絕對不能加!”

        當然了,這不是說陳南小氣,不舍得給這些八丘們一點福利。而是陳南擔心啊,這些個大半輩子都沒吃飽過的家伙,自己真要隨他們去,自己這訓練還要不要繼續了?陳南可指望不了這些家伙有能力控制自己不吃壞肚子。

        “師傅,來,吃飯了。外面的那些混蛋就不用管了,隨他們去吧,反正出不了什么大事。”

        身為陳南的得意弟子,程處默很有眼勁。這喧囂聲一傳進帳篷里,程處默就從士兵的手中接過飯食,然后送到陳南的面前。

        從程處默手里接過飯食,陳南掃了一眼。恩,還不錯,這些伙夫還是有眼力勁的,知道哥現在是將軍了,這飯食的肉都要嫩一點,分量也要多好多,難得的是,竟然還有一小半碗的青菜啊!

        一看到那一小碗的青菜,陳南就只覺得自己胃口好了許多。抄起筷子便要大吃海吃,忽然,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在他的腦海中閃過,就好象他忘記了什么事情一樣...

        “到底忘記了什么呢?怎么就想不起來了呢?”托著下巴,陳南就嘀咕個不停,可憐他的那些個徒弟們端著飯食卻遲遲不敢張嘴先吃。廢話,自家師傅都還沒開始吃,你就吃起來了,你這樣子,還有沒有把師傅放在眼里?

        等了許久,陳南依舊還是不停的嘀咕著,眾人手里的飯食都已經變成溫熱了,用屁股想也知道,要是自己幾人還不動嘴的話,等會就得吃冷飯冷菜了。為了不吃冷飯冷菜,眾弟子一直同意由他們的大師兄孫神醫上前提醒還在嘀咕的陳南。

        盡管自己很不愿意去打斷還在嘀咕的陳南,不過,沒辦法啊,誰讓自己是第一個拜入陳南門下的徒弟呢?被眾人一通說道,孫思邈只好硬著頭皮向還在嘀咕個不停的陳南看了過去,同時小心的組織著語言提醒道:“師傅,現在這天氣可是賊冷了,你還是快趁熱吃吧。吃冷飯冷菜,會對身體不利的。”

        “別吵!沒看到我在思考嗎?”

        還在仔細的回想著呢,陳南就聽見有人叫自己,當下陳南便想也不想的甩了一個不太好的臉色給對方。不過,當他捋清楚孫思邈的話中意思后,陳南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隨后就見他使勁一拍自己的腦袋懊悔的罵道:“看我這豬腦袋,怎么這么久都沒想到呢?這么冷的天光吃飯有什么意思?還不如整壺烈酒喝著爽呢。哥還就不信了,喝了酒以后,我還會覺得冷?”

        嘀咕完后,就見陳南伸手入懷,接著就見他摸出一個瓶子來,上面打著一xxoo的標簽。

        “來來來!今天你們可是有口福了,這種美酒可以說得上是當世最好的酒了,就連陛下喝了都說好呢。”

        啪的一聲

        當陳南拍開酒瓶蓋子后,一陣濃烈的酒香便熏滿了整座帳篷,程處默幾人一聞酒香,當下口水便掉了一地,望著陳南手里的xxoo,眼中充滿了渴望。

        只不過,他們都沒有現一件事,那就是這帳篷壓根就不是密封的。寒風吹過時,都能將帳篷的大門處用來擋風的布條給吹起來.......,他們更不知道,在同一座大營里面,也還有那么一個人跟陳南一樣,端著自己的飯食正嘀咕念叨個不停......

        “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我是突厥的可汗,你們不能這么對待我!我要見你們的唐皇陛下!快放我出去!”

        大理寺,為大唐都最有重量級的一所具有審判,監押等功能的一所多功能機構!但凡有高官落馬被調查,或身份較高貴的人物攤上官司,都由大理寺一手包辦。情節嚴重者,更是會有大理寺與另外兩個機構,來上一出三司會審!

        突利可汗自從被程咬金下令打入大牢后,這日子過的是一天不如一天!第一天還好,這些唐人總算沒有泯滅掉良心,還深深的牢記著孔老頭的教育,對待自己這一外邦之人還算客氣。就算是坐牢,住的也是單間,吃的雖然不是山珍海味,可總比那些小老百姓吃的要好,偶爾還會有一壺小酒什么的。

        可是,這樣的日子只過了兩天,這一切都變了!先是豪華單間沒了,這些唐人獄卒竟然把自己跟一個糟老頭子住在了一起,看那老頭亂蓬蓬的頭,突利可汗都有點懷疑這老頭的頭上是不是已經長跳蚤了!后來,吃食也變了,別說酒了,現在竟然連飯都沒得吃,一天下來就兩碗清水加一塊鍋巴,直把人家突利可汗餓得兩眼昏。

        人家好歹也是可汗啊,是一國之君啊!哪受得了這種活罪?這不,突利可汗又叫喚上了,兩手趴在鐵柵欄上,擠出個腦袋就朝著門口的獄卒大聲叫喊起來。

        “叫什么叫!媽的!還以為你是突厥可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我們陛下是你想見就見的嗎?還不給我老實點!不然我非賞你幾棍子!媽的!”

        突利可汗的叫喚沒有迎來想象中的帝王對待,反而還把兇狠殘酷的獄卒給招了過來。這突利可汗的聲音一落下,就見離他沒多遠的那幾個獄卒中,一個獄卒拿起大鐵棒就兇狠怒罵的朝突利可汗走了過來....

        “梆”

        “我滴個親娘耶!這唐人不是號稱禮儀之邦嗎?我就算是一個亡國之君,那也還是一家國君啊!這個唐人咋就那么野蠻?要不是我退的快,腦袋非得破個洞不可啊..”

        看著鐵柵欄被那獄卒用大鐵棒砸出的道道火花,及時閃身后退的突利看著就是一陣心驚肉跳,那顆小心肝更是不爭氣的撲通撲通的演奏著dJ的旋律,快的不行!

        “恩?”

        跟突利關押在一個房間的,還有另外一個人,這人正是魏征魏玄成!本來,在魏征的預料中,這李老大雖說把自己打進大牢,但是,事后肯定會把自己放出去的,而且時間不是很久。因為魏征他深信李老大不敢把自己怎么樣,這朝堂之上可是有不少的前臣降臣。遠的不說,光武德舊臣就是一打,這李老大真要是敢玩狠的,那么,那些人肯定會不安心,這不安心的話,肯定就會出亂子!所以,為了朝堂的穩定,魏征料定了李老大肯定會把自己給放出去。

        可是!可是這都已經一個月了啊!當李老大釋放自己的圣旨沒有在預料中的日期降臨此處時,魏征還能在心里安慰自己,說李老大可能今天比較忙,沒來得及顧上自己。可是,當第十來次安慰自己的想法出現過后,魏征徹底傻眼了,傻的不能再傻了!

        這李老大竟然不按劇情走線,他就不怕朝堂會大亂嗎?接著,魏征便是一股無邊的恐懼襲上心頭,李老大這么久都沒釋放自己,該不會是想把我給弄死吧?這種想法一出現,便揮都揮不去!·

        自此,魏征的精神狀態一天不如一天,就連最重儀態的他,對自己那一頭亂蓬蓬的頭也是懶的去整理,心里就在不停的瞎琢磨著這李老大會什么時候要了自己命。至于身邊的人,身邊的事,他都沒興趣去關注。

        如果不是這獄卒剛才弄出的動靜實在太大,估計魏征這會還在老僧入定呢。不過,就算如此,魏征也只是抬頭看了一下,恩了一聲后,便再次閉上眼睛,琢磨著李老大的那不尋常的思維,這到底要把我關到啥時候?陛下他會不會真的砍我腦袋?

        雖然魏征只是睜開眼睛看了一眼,但是,這就已經足夠了!這獄卒才多大點人物?根本就是不入流的人物啊!而魏征呢?堂堂當朝諫議大夫,這可是行走在整個大唐上層社會的一流人物啊!被魏征這一眼看過來,獄卒心里就是一陣慌,急忙堆起笑臉賠罪道:“小人該死!小人不是有心驚擾大人的,還請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小的這一回吧。”

        等見到魏征再次閉眼玩深沉后,這獄卒才松了口氣,接著便狠狠的瞪了一眼與魏征同住一個牢房的突利一眼,要不是這家伙,自己哪會驚擾到魏大人?

        “媽的!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暗子在心里把突利可汗記為重點照顧對象后,這獄卒才往回走去。

        “頭,這魏大人不是被皇上下令打進這牢里來的么?你怎么還那么怕他啊?”

        這獄卒才回去,就有幾個獄卒圍了上來。

        一聽自己的小弟問出如此白癡的話,這獄卒忍不主就白了問這話的人一眼,隨后用著指教的語氣回道:“你們懂個屁!這能進大理寺牢房的人,哪個是小角色?人家張張嘴就能把我們給玩死!別看魏大人是被陛下下令抓進來的,可是你們注意到沒有?這朝中的諫議大夫的位置可還空著呢,說不準這魏大人隨時都會被放出去。要是我們現在怠慢了人家,等家出去官復原職后,還不知道怎么整治我們呢,到時候,你哭都沒地方哭!”

        “哇!頭,你的IQ實在太高了!小的受教了。不過,既然這樣,那人家突利可是一國之君啊,你怎么還敢打人家?要是人家能出去呢?到時候報復你,你該咋辦?”聽完這獄卒頭頭的老道經驗,其他獄卒佩服的不行,看向獄卒頭頭的眼神充滿了崇拜。

        聽著這些人前面夸獎自己的話時,這獄卒頭頭心里還是很開心的,馬屁,誰不喜歡聽?不過,當他聽到后面的話時,他就開心不起來了,心下一陣老疼,張嘴就破罵道:“我打他一臉!媽的,本來我也以為這突利可汗會被陛下給赦免的,可是,就在前些日子,我聽到消息,說這突利可汗已經被陛下下了必殺令,就等上元佳節過砍腦袋了。還虧我一開始好酒好菜的招待他,給他住的還是單間,要知道,這些可都是我自己墊的錢啊!整整半個月的薪水啊!要是你攤上這事,你能不氣?”

        “啊....,原來是這樣啊?”聽完獄卒頭頭的解釋,這些人總算明白了自己的老大為什么對突利可汗的態度會那么的惡劣了,接著,他們就一個同情的眼神瞟了過去。也是,半個月的薪水就這樣糊涂的沒了,這事要是讓自己攤上,說不準能干的比他更出格,非得把突利可汗把吃喝下去的打出來才解氣!

        忽然,牢房的外面傳來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而且聽聲音,人好象還不少。

        不多時,牢房的大門被打開,隨之就見一個面白干凈的老頭捧著一個黃色的卷軸徑直走到魏征的牢房門前,身后跟著好些個拿著唐刀的威武侍衛,看那衣著打扮,這些獄卒就知道這些人是從宮里來的。

        “魏征接旨!陛下有令,命你即刻進宮覲見,不得耽誤分毫!”

        “恩?你是....薛總管!陛下真的要見我?”

        一直到薛高念完圣旨好久,這魏征才反應過來,望向薛高的眼神是那么的不敢相信!

        “呵呵,魏大人受苦了。快走吧,陛下還等著呢,我們還是快進宮吧,估計這次魏大人應該不會再有事了。”

        見到魏征那不敢相信的眼神,薛高也是一陣心酸,替魏征感到心酸。不就是反對你的意見么,至于把人家給扔進大牢,一扔就是一個月么?看看人家魏大人現在什么樣子?

        “我!把我也帶上啊!我要見你們的唐皇陛下!快帶我去啊!”

        見到與自己同居一些時日的糟老頭子竟然被帶去見李老大,一直看在眼里的突利忍不住了,側出身子就想逃離困住自己的牢籠。

        可是,對于他的請求,薛高是連看也不看一眼,只是扶著手腳暫時活動不太靈活的魏征走了。就連他們的身影已經看不見了,這突利的喊聲也沒有停下來....

        “吵什么吵!再吵,我揍你!”恭敬的把薛高一行人送出了牢房后,這獄卒頭頭見突利還在瞎叫喚,心下就忍不住拿起大鐵棒狠狠的朝突利身前的柵欄給敲了過去。待到突利一臉驚慌的躲進牢房后,這獄卒頭頭才一臉得意的回頭看想自己的那些個小弟:“怎么樣?我說的沒錯吧?還好這些日子沒有怠慢魏大人,不然還不知道被人家怎么算計呢。”

        當然,對于這獄卒頭頭說的這翻話,那些個小獄卒是一百個認同,當下,這些人就是一通通馬屁送上。

        “是是是,老大你實在是太聰明了,我跟了你這么久卻連你一成的聰明也沒學到,這次真是全靠老大了,不然,還不知道會怎么樣呢。”

        “對,以后老大你就是我的人生指路明燈了》”

        “老大威武!”

        .......................

        “陛下!來了!程將軍他們來了!”

        守侯在西城門外的眾人沒有等多久便看到遠處的盡頭奔來幾十騎騎士,那些騎士的身后正有幾個士兵舉著大旗迎風招展,使人一眼看過去就能看清楚上面的大字,有李字旗,有柴字旗,還有程字旗....

        一見李靖等人露面了,跟隨在李老大身邊的某個內侍便滿心歡喜的對李老大喊了起來。那高亢的尖細嗓門可把李老大嚇的不輕.....

        還是薛高這老貨會辦事啊,哪象這個,毛毛躁躁的,下次一定不能再讓他跟在身邊了。明知道自己的聲音尖細,還喊那么大聲,是想把我給嚇出毛病來還是咋滴?李老大又沒瞎,這李靖等人一出現,他就已經看到了。可是,還沒等他站起身來,就有一道尖細高亢的聲音傳進了耳朵,把他給嚇了一跳。站起身子,李老大多看了那個提醒自己的內侍一眼,把他給記住了后,李老大才揮手把李剛給招來吩咐道:“文紀啊,都讓你們禮部的人準備了,知節他們馬上就到了。”

        “是,老臣這就去安排。”

        ......

        望著遠處的那座熟悉的城市,當程咬金看到城門外正有一個全身黃袍的人立在那里時。隔著老遠,他就縱馬朝前狂奔而去,一邊大聲的吼著:“陛下!臣不負圣命,終于將突厥這兩大害給滅了!”

        “奏樂!”這一見程咬金打馬率先跑來,李剛急忙向自己的那些手下官員們出了命令。

        程咬金一奔馬來到李老大身前十步遠時,就已經停了下來。翻身下馬后便單膝跪在地上:“臣,程咬金參見陛下!”|

        “免禮,知節你快起來,這次真的辛苦了。”

        對于有功之臣,李老大向來都是很客氣的。這次程咬金一舉將頡利兩叔侄給干掉,可算是把當初自己在渭水所受的恥辱給徹底洗刷掉了。就接到程咬金派來信使所送的信開始,李老大的心情便是一直屬于萬里無云的良好狀態,等到程咬金行完禮后,李老大急忙上前將他給扶了起來。隨后,又對緊隨著程咬金屁股后面而來的李靖等人欣慰的表揚道:“各位愛卿,你們辛苦了,朕已經在皇宮準備好了宴席,你們把士兵安頓好后就來吧。”

        一聽李老大的表揚,李靖等人急忙下馬謙虛道:“不辛苦,替陛下分憂,是臣的本分。這次全靠陛下洪福齊天,我們這才能將突厥給打敗。”

        “呵呵,你們就別說這些片湯話了。就算朕洪福齊天,要是沒有你們的努力,又怎么能打贏這場戰爭?待會,等朕見完這次出征的大唐軍士后,你們就跟朕一起進宮吧。”好話誰不愛聽?這一聽李靖幾人把這次的勝利說成是自己的功勞,李老大當下就開心不已,呵呵笑道完后,便拉著這些人向著還在向著此處奔來的大軍看去.....

        因為是滅國之戰,程咬金與李靖李大軍神不約而同的在擊潰了兩位可汗的軍隊后,便直接啟動了強匪模式。有過半路搶劫的他們兩,可是著重的再三出命令,命令他們的失敗們,一定不能留下一個銅板浪費在已經滅亡的突厥國土上!尤其是那些金銀珠寶,一定不能漏掉,必須全部打包帶回大唐,就連那些平常人家用來梳妝打扮的銅鏡也被他們給收刮了不少.........

        望著那一車車裝滿財物的沉重馬車在士兵們的推動下,在馬匹的吃力拉扯下徐徐向著自己這個方向靠近時,李老大的那張大臉不禁就笑開了花。當他看到那一輛鶴立雞群的跟在士兵洪流中的那一輛囚車時,李老大急忙定神一看,這才看清楚了那囚車上的人是誰....

        “突利,我大唐本就于你西突厥無所恩怨,可是你卻伙同你的叔叔在前段日子來我大唐滋事。現在,你已是階下之囚,不知道你可曾后悔過?”

        原來這囚車里的人竟然就是西突厥的總扛把子,突利可汗是也!

        那天,當程處默幾炮轟破了突利可汗老家的城墻后,突利可汗的那些個手下見勢不妙便逃的逃,降的降。只是沒多大會的時間,整個王庭便落如了程咬金的手里,就連突利可汗也被程咬金的人活捉了!

        做為李老大的鐵桿小弟,程咬金當然知道自己的老大對于突利兩叔侄的仇恨。當程咬金知道突利這小子竟然沒跑掉,而且還被自己的小弟馬仔給活捉后。程咬金當下就哈哈大笑的向自己的親衛吩咐道:“趕緊的!把突利那小子給我看好了,可別讓他出了什么意外!等回長安后,再交由陛下親自落!”

        正低迷的耷拉著腦袋在為自己的以后而擔心個不停時,突利忽然就感覺有人來到了自己的跟前。抬頭一看,突利就看到了前不久那張還在自己面前恭維拍馬的那張面孔,聽了李老大的話后,突利把臉一甩,看也不看李老大,頗有英雄好漢氣概的哼道:“哼!成王敗寇!要殺要刮,悉聽尊便,我突利要是皺有一下眉頭就不是男人!”

        這突利可是很了解漢家文化的,他深知這些受老孔思想毒害的漢人非常的沒腦子,動不動的就佩服那些不怕刀斧加身的硬漢,而且,自己好歹有是一國之主,這李世民要真想把自己給殺掉的話,傳到其他國家的君主耳邊影響也不好。所以,在腦海中只是思考了零點零一秒,突利可汗便有了一個極大的活命辦法,因此,這才有了這么一出。

        “喲喝!不錯嘛,還挺有骨氣的嘛。行,既然你都如此要求了,那朕就成全你,讓你當一回英雄好漢!真是的,朕還從沒聽過有人會有這樣的要求,真搞不懂你這腦袋到底是在想什么,朕都沒打算要殺你,可你卻還來跟我求死,搞不懂啊....”

        一聽突利的話,李老大就樂了。要是放在以前,放在陳南沒出現在大唐的時候,就算把突利給抓了,為了安大唐周邊國家的心,李老大也不能把他給殺了,還得好好的把他給養著。可是,當陳南出現在大唐就不一樣了,僅僅只是拿了一批武器而已,便能打贏兩場滅國之戰。這會,這突利殺了也就殺了,誰要是敢雞歪,大軍開過去把他給滅了就是了。所以,一聽突利那小子要當英雄好漢,李老大是打心底的贊同啊,轉便朝跟在自己身邊的程咬金吩咐道:“知節啊,我們大唐可是禮儀之邦。現在突利可汗既然想當英雄好漢,那我們可不能阻止人家啊。這樣吧,你等會就把他給壓到大理寺,等過完了年,便成全了他吧,總不能讓人家久等不是?”

        既然已經決定了突利的命運,李老大也就沒有心情再呆在這里了。吩咐完程咬金后,李老大便面朝那些早已經昂挺胸的大唐將士們走去......

        望著李老大那瀟灑干脆的背影,跌坐在囚車內的突利可汗傻眼了。劇情不是這樣走的啊!聽完我這硬漢風格的話后,你應該會說聲佩服之內的話,然后就輕松的放了我的啊!

        “來人啊!給我把突利這小子給壓到大理寺去,等明年開春便砍了他腦袋扔進田里當肥料!”見李老大離開,程咬金急忙招招手,喚來一個親衛吩咐了一嗓子后,急忙朝李老大跟了上去。

        程咬金壓根就是一大老粗,根本就不懂含蓄為何物?這一嗓子對親衛的吩咐聲音可把囚車里的突利可汗給嚇的不輕,這眼看著就有幾個士兵上前推起自己的坐駕就要離開了,突利可汗哪還會想著再繼續他的英雄好漢夢?扯開了嗓子,便凄厲的高聲向李老大的背影哭求起來。

        “唐皇陛下!我錯了!求你饒我一命吧!求求你了!”


  http://www.tgpjnt.live/books/4/4076/38130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tgpjnt.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pc蛋蛋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