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雙眼無敵 > 59、你知道我在等你嗎

59、你知道我在等你嗎


  回到哨兵樓,宋倩問他怎么去了那么久?迎接公主的晚宴就等你開席了。

  宋平安隨便找了個理由推脫過去,兩人一同往膳堂里走去。

  來到膳堂,宋平安見只擺了一桌,估摸了下時間,恐怕是等其他衛道者用過餐了才擺的這桌宴席。

  出席的有龍有得、宋倩和另兩個衛道者,后者二人觀其年齡都在四五十左右,看來是衛道者里擔任官職的重要人物。

  龍飄飄則是帶著他六個護衛出席。

  宋倩與宋平安進來時,人群早已落座,但佳肴并未上桌。

  等他一來,龍有得對著廚房的人揮了揮手,示意上菜。

  黃鶴樓,萬寶路與其他護衛團都是相識對望一眼,有些懷疑起宋平安的身份。

  萬寶路低聲道:“老黃,你看這座次,小宋竟然居上,其次才是咋們的公主,然后是個小丫頭,這龍大人怎么安排的?”

  黃鶴樓也是一頭霧水,觀測著桌對面幾人的神情,道:“龍大人乃皇親國戚,不可能這點禮儀不知道吧?不過嘛,你看公主的臉色,似乎絲毫不介意。”

  一旁的另一個中年護衛附和道:“是不是身份大的人才坐中間啊?”

  黃鶴樓鄙夷道:“那是主人席,坐中間的身份最重要,你看龍大人身邊也是各坐一個。客席不同,越靠近主人席的身份越高。”

  那中年護衛一聽,猛然突站起身,凳子刮著地面發出一聲悠長的‘滋滋……’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

  黃鶴樓和萬寶路都是一手捂臉,異口同聲的低語了一聲:“蠢貨!”

  那中年護衛被目光注視,一下不自然起來,支支吾吾道:“那……小宋,你坐過來,跟我們一起。”

  宋平安一愣,起先還沒明白過來,但當見到此人對自己打的眼色后,幡然醒悟道:“是是是,這里不該是我坐的位置。”說著,急忙走到了對面,坐到了席末黃鶴樓的身邊。

  龍有得哭笑不得的張了張嘴,但見龍飄飄搖了搖頭,也只好閉口不言。

  哨兵樓的衛道者因多是貴族人員,實行的是分餐制,這也是龍王朝貴族門閥與普通百姓的區別之一。

  席間,龍飄飄將此行的任務說了出來。

  龍有得放下筷子,點起煙草用玉石煙桿吧嗒抽了幾口,吞云吐霧間,神情凝重,緩緩道:“要見大祭司我可以引薦,但你要的那個治愈寶石我看此人并不可能會給你,此乃大祭司的圣物。”

  龍飄飄又道:“我師傅說過,大祭司會提三個要求,只要我答應,他會給我治愈寶石。”

  龍有得疑惑道:“你師傅?”

  “無極觀掌門賈客師,也是當今國師。”

  龍有得問道:“若是其中一個要求是讓他們蠻荒人進入長城之內你也答應?”

  龍飄飄想了想,許久才點了點頭。

  衛道者全部神情劇震。

  龍有得左旁的一個將領道:“大人,此舉萬萬不行。”

  龍有得沉思良久,突抬頭看向宋平安,問道:“你意下如何?”

  護衛團都是驚愕的轉頭望向席末的宋平安,猜測不透為何龍有得會去詢問他的意見?

  宋平安想起賈客師與自己的對話,正要點頭時,龍有得提醒道:“若放任南蠻人進入長城之內,南境將變得混亂不堪,隨時會爆發戰爭。”

  宋倩眸子睜得巨大,四溜溜的轉動著,她見到每個人臉上的神情都很凝重,她在此刻終于明白自己的二哥為何要出走南境了。

  宋平安道:“有沒有這個可能,如若他們真開出這個條件,我們可以附加一條,大祭司必須在我們的監管之中。”

  龍有得挑眉道:“你是說讓大祭司與他們的族人分開,單獨把大祭司囚禁起來?”

  宋平安點頭道:“嗯,差不多這個意思吧!大祭司如果真答應交出治愈寶石,恐怕也知道魔妖即將蘇醒,他無非是想讓自己的族人有一個安全的保障,我想他應該會愿意的。”

  龍有得吸了兩口煙草,看向龍飄飄道:“這是我們的最低底線。飄飄,不是三爺爺為難你,作為衛道者,我們的誓言是便是守衛南境,抵御外敵。有時候,一己私欲會害的天下蒼生陷入戰火之中,作為皇族,我想你應該明白其中的厲害關系。”

  龍飄飄點了點頭道:“謝謝三爺爺。”

  宴席過后,龍有得邀請龍飄飄與宋平安二人去了他的書房。

  三人坐在燭火閃爍的小房間內,龍有得道:“現在沒有外人,飄飄,你能告訴我們你父皇要治愈寶石做什么嗎?”

  龍飄飄搖頭道:“不是我不想告訴你們,是我真不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安排好了才告訴我的,我接到任務第二天便出發了。”

  龍有得一片愁容,告誡了一下明天去見大祭司的注意事項,便去歇息了。

  龍飄飄和宋平安來到三樓,二人的客房鄰近,后者正要回房時,卻被叫住了。

  兩人呆立在過道上。

  黑森林的夜相比白天完全是兩個世界,尤其正值夏季,四處的螢火蟲飛舞,夜鶯啼鳴,蛐蛐哼著輕快明亮的曲調。

  更奇特的是在這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不少動植物進化出夜間能散發各色微弱光彩的能力,將此地變得如夢如幻。

  宋平安已見得多了,龍飄飄倒是第一次見,欣喜不已。

  兩人比肩走出哨兵樓,在附近毫無目的走著。

  “宋平安,我父皇說你為了不娶我,寧愿不做南境少主。”

  突一聲質問讓宋平安措手不及,他轉過頭看向對方,“有些事,很難說的清楚,我不做南境少主是因為我做了也只是個傀儡。”

  龍飄飄低聲道:“我知道我父皇虧欠你們宋家,也許我們兒時的婚約在如今看來已經沒有什么約束力了,但我希望你知道,我一直在等待你去履行它。”

  宋平安嘆道:“值得嗎?我有那么好嗎?”

  此刻,晚風扶起,吹醒了沉睡的花朵,無數閃爍著潔白柔光的花瓣慢慢展開,龍飄飄摘下一朵,道:“你知道我在等你嗎?你如果真的在乎我,又怎會讓握花的手在風中顫抖。”說罷,又轉頭定定的看著對方慢慢道:“從我懂事起,身邊的人就一直跟我說,等我長大了要嫁給南境未來的主人。”

  宋平安喃喃道:“你我的婚約只不過是政治上的買賣罷了!”

  龍飄飄突提高語氣,一臉怒意道:“愛情不是買賣,你想買就能賣。”

  看著傷心欲絕的龍飄飄,宋平安道:“夜深了,回去吧!至于我們的問題,我想日后再說吧!”

  龍飄飄神情落寞道:“日后?日后是幾時?有些問題不是逃避就能解決的。”

  宋平安看著她炙熱的目光道:“嗯……等明天過后。”

  龍飄飄伸出小拇指,笑道:“拉鉤!”

  宋平安啞然失笑,搖著頭伸出了手。

  龍飄飄頭一歪,露出了一副少女模樣的笑容道:“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你承諾的,明天給我答案。”


  http://www.tgpjnt.live/books/37/37688/47279271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tgpjnt.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pc蛋蛋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