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株林野史 > 第十四回 蕓香欒府說風情 佳人潛地訂私約

第十四回 蕓香欒府說風情 佳人潛地訂私約


        第十四回蕓香欒府說風一情一佳人潛地訂私約

        話說蕓香與荷花正在彼此稱贊,書僮跑來,手執柬帖,說道:“公主明日請太太赴席。”蕓香說:“你對來人說,明日即去。”書僮去回覆來人不提。荷花問蕓香道:“十八公主是何人?”蕓香道:“他是晉君的妹妹,下嫁欒書為妻。昨日我曾請他,今日是還席了,明日我與妹子同去如何?”荷花道:“使得。”

        到了次日,二人起,打扮的如天仙一般,坐了轎子前去赴席。二人坐的原是亮轎,走到街市上,引得街房上的人爭著亂看,都底聲暗語的夸獎,二人以為得意。不多一時來到欒府。公主打扮得如桃似玉出來迎接。叁人賓主而進,蕓香、荷花來至後堂,一齊謝道:“蒙公主盛一情一只得取擾。”

        二人襝衽拜了四拜,公主急忙還禮道:“今日接來一敘,何敢言擾?”於是叁人分賓主坐下,公主因指荷花問蕓香道:“姐姐,此位是何人?”蕓香道:“此是愚妹子,咋日方才來到。”公主說:“不知是姐姐的令妹,失敬了。”遂命丫環獻茶,叁人同將茶吃畢,公主遂引二人道花園玩耍。二人進園仔細觀看,只見群花爭秀,百鳥和鳴,真一所好花園也。園中有亭子一坐,朱紅亮格,亭內八仙棹一張,椅子叁把。二人走到亭子內坐下,時值一春一和天氣,日一色一喧華,惠風和暢,花一色一奪目,百奔鋪錦。公主道:“二位姐姐公於賦詩否?”二人答道:“知一二,未敢初言。”公主聞言大喜。即命使一女一取出筆硯來道:“今日來至花園望各賜一律,增輝此地。”二人道:“既蒙見一愛一拙句。”

        公主道:“二位姐姐請先,愚妹隨後可也。”蕓香道:“還是主人先賦,愚妹妹方可出丑。”公主道:“說那里話來,還是姐姐先作。”蕓香謙讓不過,只得先賦一首:

        九十韶葉面面通,南園綠綠復紅紅;

        定知行處心如醉,鳥雀爭啼一徑通。

        荷花亦賦一首:

        一春一來爭得幾時間,花使引人到此間;

        去去不知芳徑在,多一情一好鳥又關關。

        二人賦畢,公主接來一看,拍案叫好,說:“二位姐姐詩才出眾,小妹甘拜下風矣。”

        蕓香道:“俚句何勞過獎,請姐姐賜教以開茅塞。”公主也賦一首:

        和日群芳一逼一錦城,亂紅連絡不分明;

        鳥聲斷續來何一自一,知是花陰囀處清。

        公主寫完,遞於蕓香二人,接過看完,一齊稱贊不已。叁人詩作已畢。公主遂叫人擺上酒宴在亭中,與二位小飲,敘起年庚。蕓香說:“我五十四歲了。”荷花說:“我四十八了。”公主道:“小妹今年二十一歲,容顏已覺漸改,荷花姐姐萬不像四十八歲,還像二十七八歲的。惟有蕓香姐姐今年已五十四歲,一自一小妹看來,不過像十六七的閨一女一,姐姐必有個卻老還少的方兒,與小妹說說可乎?”

        這蕓香只因有了酒力,又見公主與他投契,因含羞答道:“姐姐有所不知,當初小妹為閨一女一時,夢見一個仙人,一自一稱浪游神,與我一一交一一一媾,教我以素一女一采戰之法,一一交一一接之時采取陽一精一暗助陰氣,故能容顏不衰,卻老還少。”公主道:“如此說來,男人一定吃虧了,巫大夫怎麼卻還如此健狀?”蕓香笑道:“他也有個方兒,故能如此。”說到此處就不說了。公主被蕓香一席話說的心癢,遂叱退左右問道:“巫大夫有何方兒,快與我說。”

        蕓香道:“他少時遇一道人,教他彭祖修煉久戰,一夜能御十一女一,其一精一不。”公主復問道:“令妹來此何為?”蕓香道:“他原是我從幼使一女一,因在他家被楚王將我拿去,他就跑到一個大戶人家,後有人與他大謀,嫁了羅家。羅家被強盜打劫殺個一精一光,他又投了我來。昨日方到,就被我那不長進的勾……。”

        說了個勾,往下又不說了。公主道:“勾甚麼?此地無人只管說說咱聽何妨?”蕓香笑道:“就被他勾上了,因此我二人就不論主奴結為姊妹。”公主聽他說道此處,越發難過。一牝一內滴滴水流。又問道:“姐姐你叁人今夜的事一情一說說我聽。”

        蕓香不肯說出,荷花從旁插口道:“咱叁人同是一女一人,就說也不妨,待我告訴公主聽聽。”遂說道:“先是他把我推倒在床,叫我姐姐執燈看其出入之勢,弄了一會,我姐姐一情一動,他就又把我姐姐推倒床上,叫我執燈也如前照看,怎麼揉擦怎樣抽……”細細說了一遍。說的個公主下面一婬一水直流,遂向蕓香說道:“不想巫大夫有如此本領,真是姐姐們修的。”蕓香道:“欒大夫本事如何?”公主道:“差多了,一一交一一接之後只好兩個時辰,也就了。”

        於是向蕓香耳邊低聲說道:“聽姐姐之事,使我心神俱亂,何時將小妹提拔?提拔?也與小妹會合一次好,姐姐幸勿見阻。”蕓香道:“那有忌妒之時,等到改日我下帖請你,就說還要住幾日,姐姐可說與丈夫知道。”公主道:“有理就是,多費姐姐請勞神的。”

        說著時,廚上早已將菜做熟,山珍海味錯擺的滿桌都是,公主陪著二人用飯,已畢,出了亭子,往花園觀花。

        且說欒書清辰起來就上朝去了,知道今日請蕓香,下朝時遇著申公巫就一把扯到他家去吃午飯,欒大夫吃的醉醺醺的,才方回家。正走到金魚池邊,見公主陪著二位一女一眷在那里賞花,就知道是申公的夫人蕓香,那一個卻不認的是誰?仔細端詳那蕓香,真是花容月貌,西子楊妃,那一個雖不若蕓香,也一自一嬌媚動人。欒大夫看了會,竟坐在荷花池邊,呆呆的看起來了。誰知他叁人賞花已畢,竟到池中來看金魚,那欒書未及躲藏,早被蕓香看見,遂叱道:“你是何人?在此探望?”未知欒書何如回答?下回分解。


  http://www.tgpjnt.live/books/2/2811/19961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tgpjnt.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pc蛋蛋手机版官网